4887雷锋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4887雷锋报 >

印象派:不被接受的历史

发布时间:2019-07-14

  1874年4月15日,一个名叫“现实主义者沙龙”的展览在巴黎举办。与每年一届由政府主办的巴黎沙龙不同,来看这个展的人并不算多,但展出美术作品技法之“粗糙”、内容风格之“堕落”,依然令不少人感到厌恶和愤怒。

  参与这次展览的画家很快发现自己被媒体冠以一个带有讽刺性的名字——“印象派”,并顺带给出了解释:“如果一个人画的不是风景本身,而是在传达风景带给他的感觉,那么这个人就是‘印象派画家’。”名字的来源,是画展中展出的那幅克洛德·莫奈的作品《印象:日出》。除了莫奈,这批参展的还有雷诺阿、德加、塞尚等人。在我们今天的认识中,他们一个个都是赞誉加身的大师级人物,在美术史上的地位举足轻重,作品或是悬挂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或是在拍卖会上竞出高价,但在当时评论家眼里,“印象派”简直声名狼藉,意味着与主流背道而驰,甚至是在亵渎高雅的艺术。徘徊于寻求大众认可与坚持自我风格、承继古典传统和追求现代精神之间,这批印象派画家在他们自己的时代多是半生潦倒。

  艺术史学者罗斯·金的《印象巴黎:印象派的诞生及其对世界的革命性影响》,梳理的就是从1863年“落选者沙龙”到1874年印象派画展之间的这一段历史。像细水汇成洪流,或是板块运动缓慢隆成山脉,作者深谙叙事艺术,在充分挖掘和占有史料的基础上,以上至拿破仑三世、中及不同流派艺术家、下至模特商贩等众多变革时代中的人物为经纬,编织出印象派的形成过程,以及法国艺术与政治之间密切的关系。回到历史现场,我们看到,一种新的艺术样式的诞生,并不仅仅是一种内在的技法变革,其背后显然昭示着一种新的观看与处理世界的方式,内中则是现代性的暗流涌现。

  故事以两个命运截然相反的人为主要线索,展开双螺旋式的叙述:一位是当时最富有、最广受赞美的画家埃内斯特·梅索尼埃,他是历届巴黎沙龙的大明星,被评论家和收藏家竞相追逐,作品曾卖出19世纪最昂贵的价格;而另一位是过着波西米亚式生活、作品屡屡被学院派把持的沙龙拒之门外的爱德华·马奈,他的《草地上的午餐》(原名《浴》)和《奥林匹娅》引发了持续多年的震惊和嘲笑,很长时间卖不出一幅画,51岁时在病痛中死去。两个人终生几乎没有什么直接的交集,但恰能代表变革艺术风潮中观念的两极,即是追步文艺复兴以来的伟大传统,还是呈现他们所寓其中的当代生活。

  我们今天初看《草地上的午餐》,大概难以理解当时人所体验到的那一种惊世骇俗。画中的确有裸体的女性,但西方古典艺术中从不缺乏裸体,只不过多是女神形象,少有描绘现实生活中的女性。而据罗斯·金分析,更大的问题反而在于画中两位穿戴整齐的男性,他们穿着“难看的现代法国服饰”而不是古典绘画中常见的中世纪华服,和裸女并置的构图是如此荒诞而不协调,像是一日游游客闯入了诸神的世界。《奥林匹娅》及其他一些作品也遭受类似的批评,模特体形不美、姿态不雅,没有表现什么神话、宗教或历史的重大主题,都成了被攻讦的原因。显然,崇尚伟大崇高之美学、以过去艺术传统为傲的法国艺术界难以容忍马奈对这一种约定俗成的美的破坏,或者说,根本上拒绝了不美的、不崇高的真实。

  在如照相术般描绘“真实”这一点上,诚然没有人能比过梅索尼埃。他崇拜旧时光,一心向往创作宏大主题垂名史册,几幅心血之作都描绘和赞颂了拿破仑战争的光辉场面,特别是《弗里德兰》,前后花费了十年之久。而他的作画方式则是罕见的完美主义,要用模特、真实道具和模型严苛重现画中场景,分毫不爽。其画面无一处不精细准确,禁得起放大镜的检验,尤其是他擅长画的马,其观察和呈现之细,仿佛出自解剖家之手,赢得世人啧啧赞叹。与之相比,马奈和他出没于平民聚居的巴蒂尼奥勒区的郁郁不得志的伙伴们——莫奈、德加、雷诺阿等等,呈现给人的尽是随意的笔道和颜料涂抹,仿佛未完成的草稿。

  但戏剧性的是,如今这批印象派画家被人奉上神坛,而梅索尼埃这位当年法国在世界上最有名、最有钱的画家,却在死后不久即名望衰落,甚至从法国艺术史中消失了。“时间会证明一个人真正的价值”,梅索尼埃自己说过的这句话,显得颇为讽刺。但我们并无意于从这样生前身后的对照中将艺术予以等级化,站在后设的立场上去全盘否定梅索尼埃对绘画的杰出贡献也是绝不合理的(事实上,我们应当感谢罗斯·金公正地让他重回人们视野)。我们更关注的是,这个新的观照世界的方式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究竟是什么改变了。

  马奈的好友波德莱尔曾写过一首叫做《给一位交臂而过的妇女》的诗,记下大街上一次短暂邂逅所带来的一种迅捷而难忘的情感,被视作现代生活区别于慢节奏古典生活的征候。而在其《现代生活的画家》一文中,波德莱尔呼吁艺术家们接纳“现代性”的概念,从“在人们眼前稍纵即逝”的即刻生活中寻找题材。显然,马奈和他的画家朋友们接受并践行了这一观念。这一点可以对比马奈《隆尚的赛马》与梅索尼埃笔下的马,前者看似模糊一团,但其所描绘的正是人们观看疾奔马匹时的视觉体验,从这个意义上说,反而比后者肌骨历历的解剖更为“真实”。现代艺术的表现始终与现代生活的特征密切联系,“印象派”的“印象”,不只是对客体的重新塑造,而是更突出了一种主观的体验,一种人对现代世界的捕捉与感知。在接下来的一百年中,它无疑将更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有意思的是,在法国迟迟不登圣殿的印象派,却先是在美国刮起旋风,可见不同文化传统塑造下的时代文化差异。

  不过,作者也提醒我们,如今人们虽嘲笑当时人对梅索尼埃画作不可理解的热衷,但对印象派所刻画的所谓“现代生活”的喜爱,或许也同样是出于一种对过往时光的渴望,如马奈女神游乐厅里的浮华璀璨,如莫奈睡莲中的宁谧光影。这未尝不是一种讽刺,但至少比那时好的一点是,我们因渐渐理解了每个时代都有其润色法,而变得更加宽容。

  【山东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SD到10658000/8/106597009】

  31台剧目参加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日前,江西省弋阳腔现代戏《方志敏》在京上演,拉开了2019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序幕[详细]

  北京云居寺 唤醒典籍经卷中的传统文化。位于北京房山境内的云居寺是佛教经籍荟萃之地,寺内珍藏着石经、纸经、木经板号称“三绝”[详细]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文化局9日透露,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西藏著名表演艺术家土登因病医治无效于7月9日病逝,享年85岁。[详细]

  题:中国革命老区的民歌“活化石”:左权民歌助我走出大山1955年,15岁的刘改鱼在元宵节演唱民歌后,左权县文化馆选中她和当时著名的民歌手郝玉兰、赵三珠一同去晋中榆次进行选拔,这是刘改鱼第一次离开太行山。当问及左权民歌特点时,刘改鱼将其总结为六个字:声...[详细]

  白玉光说,1949年后台湾民谣大量融合了大陆元素,所以他们来大陆交流是一种音乐“寻根”,能保持音乐的生命力。河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交流处处长张澜群称,此次活动让两岸音乐人同续两岸缘、同续一生缘,为两岸共同发展注入更多的正能量。[详细]

  “音”你而来 冀台两地音乐人交流成果满满两岸音乐人进行音乐交流李茜摄中新网石家庄7月13日电。11日,冀台音乐文化交流活动在位于河北石家庄的河北省艺术中心举行[详细]现场报码